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学术空间» 挥别“数学阴霾”

挥别“数学阴霾”

  元认知干预技术对一例数学厌学情绪的自我干预

国贸系 彭钰

  本文通过对笔者期末考试前备考心态的自我干预,揭示了由于学习压力产生厌学情绪的心理机制。在治疗中采用元认知心理干预技术对其进行干预,具体采用临床肌肉放松训练结合在放松状态下进行暗示学习,即重新在大脑中输入一个“愉悦、沉稳、自信”的程序性知识,替代之前由厌学情绪导致的消极认知程序,形成了运用积极心态备考的元认知智慧。

关键词厌学情绪  暗示学习 程序性知识 放松训练

 

 通过一学期的元认知心理干预技术的学习,使笔者对心理学有了更多更深层次的理解。它主要是在临床心理治疗或辅导的基础上,使人们能够对自身的潜意识和其他心理活动进行自我觉知、反思、监督、调控的心理干预操作程序及其理论体系。元认知干预技术的目标就是使每一个人都在高效的新潜意识心理观的指导下,形成强大的元认知智慧能力,高效的驾驭自己的潜意识,让它们由原来的躲在黑暗中驾驭自己的可怕魔鬼变成帮助自己健康、高效、成功、成才、智慧的高效朋友。

一、问题形成及表现

关于笔者的数学学习障碍问题,还要“追溯”到高中时期。高中时数学就是笔者的弱势科目,每次大考都会托后腿,也曾想过很多办法,奋力追赶,却均以失败告终。直到大学数学依旧带给笔者无限阴霾,高数挂科让笔者感到这层阴霾一直笼罩着我。

笔者目前所修专业是国贸专业,对基础专业知识(英语、数学、计算机)有较高的要求。在大一就已开始接触微积分,初期感觉可以跟得上课程进度。但后期随着课程难度的加大和学校各种活动的开展,越来越多地感觉时间不够用,常常有感到时间紧迫,焦虑情绪也越来越多,对于课业压力感到力不从心。在课前没有做好预习,上课时跟不上、听不懂,课下不能及时复习,于是高数的学习越来越吃力,经常陷入课程学习的恶性循环。期末临近,焦虑、烦躁的情绪增加。

由于笔者一直对语言类的学习有兴趣,高考报名时,想要报名小语种的志愿被父母否定,不得已情况下选择了并不是非常感兴趣的国贸专业。在这一学期学习高数时的焦虑情绪让笔者的思维产生单向化,开始考虑这个专业是否真的适合笔者,是否需要重新选择一次等等消极认知。再上高数课时,许多情绪叠加在大脑中,想听却听不进,想学却学不进。

二、对数学厌学情绪产生的S-E-R潜意识条件性情绪反应分析

在对笔者进行临床干预之前,首先应针对于数学的厌学情绪的产生进行系统性分析,找到笔者学习障碍的症结所在。进而针对其症结“对症下药”。笔者在高中时由于更偏向于语言类学科,对于数学的学习(S)的志趣不高,不能够体会到学习数学的快乐,反而产生厌烦的情绪(E),因此对数学学习的兴趣更低。长此以往,数学的基础知识不全,跟不上老师所讲的进度。这是典型的由于偏科导致的学科学习低效。到了大学之后,课程难度增加,上课时经常分心,走神,听不进去老师所讲的内容。再加之期末高数挂科,使笔者产生了更为严重的焦虑情绪(E),更加学不进去。此时笔者的行为便已经形成潜意识条件性情绪反应,看到数学书便产生焦虑的情绪,焦虑情绪推动思维单向化,产生“学不会数学”,“天生不是学习数学的料”等等消极的不合理的认知。

三、心理机制的调控

首先,认知调整,对于笔者的消极的不合理的认知做出调整,讲解S-E-R原理。既来之则安之。学高数只是前提和基础,最终是为了大三更好地学习专业外贸知识。并且运用元认知策略换一种思维,从另一个角度看问题,这两年可以全身心地钻研数学,准备英语四六级,这样的安排也不失妥当。潜意识里一直保持这种积极向上的想法,拿起高数课本,走进高数教室就不会再产生厌烦的情绪了。

其次,通过临床暗示学习干预积极情绪。经过多年心理学界的实践研究者们不断的实践与研究,对如何运用临床放松的方法使被试产生内啡肽激素提出了普遍适用的经验性方法。技术对潜意识心理活动的干预能力大小,与体内的内啡肽激素的多少密切相关。当我们在临床放松过程中,体内积累了大量的内啡肽激素并因此感到宁静、轻松以后,人们意识对自己潜意识心理活动的干预能力会明显增强。在对笔者进行临床放松时,采用从脚开始,自下依次向上,一块一块的肌肉进行紧绷放松,每块肌肉绷紧10秒的时间,再放松20秒左右的时间,全身放松时间大约在20~30分钟。在临床放松过程中,设计情感组织者让笔者达到更好放松状态的技术,即情感性先行组织者,为了培养被试学生的某种思维、人格、情操反应,向其大脑输入一组知识或事件,以引发其积极的情绪情感,积极思维或积极人格行为反应的临床干预技术。临床放松与“安装”思维内容的情感组织者技术使笔者达到轻松,愉悦的状态,大脑处于完全轻松的状态,具有高效的学习状态。此时,给笔者输入一个正确的积极的程序性知识,那么这个知识在大脑中就是高度优势兴奋的,进而有效的干预笔者的厌学行为。

最后,设计正确的程序行性知识,在临床放松的过程中,采用暗示学习的方法对笔者进行行为训练,建立积极的条件性情绪反应(S-E,-R,)取代之前每当接触到数学时焦虑的条件性情绪反应,发展笔者的元认知智慧。放松状态下的暗示学习是一种非常高效的学习,它就像炼红了的铁一样容易塑造,能够增强人类心理经验的可塑性。暗示学习状态下的大脑具有超强学习能力:暗示学习过程中人的心理经验高度可塑:心理暗示技术使临床治疗效果显著。向大脑输入“我很喜欢数学,我一定能把数学学好”的程序性知识,带着这种心情学习,就会发现大脑清醒了,公式也变得容易了,学习高效了。

四、干预效果以及元认知智慧的培养

(一)经过对笔者进行了全面系统的临床干预,并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

笔者再一次面对数学课程时,能够很好的意识到自己的焦虑情绪,分析出此时的S-E-R潜意识条件性情绪反应,找到过敏性厌学,恐惧学习的具体行为表现。立刻调动自己的监控调节系统,对焦虑情绪做出干预。运用肌肉放松使笔者获得一种宁静,轻松的情绪状态,使积极情绪与原有刺激情境反复伴随,以形成新的条件反射。笔者渐渐地了解元认知智慧能够提升自我修养,能够给自己减压,同时让笔者学会如何深刻地记忆知识。在心情不好,上课走神,记不住知识点的情况下,积极调动元认知智慧,运用元认知技术进行自我干预,紧闭双眼,握紧拳头,深呼吸,吸气,呼气,在放松的情况下加入一个积极的、正向的程序性知识,思维同时也向多方向发展,继续学习。

(二)元认知智慧的培养

在临床治疗过程中培养来访者的元认知智慧十分必要的,觉知和调控思维态度取向是元认知智慧的两个关键词。它是指当人们因为某种过激情绪驱动产生情绪性单向思维时,思维者能够及时觉察自己正在因为情绪驱动而仅能产生朝向一个方面检索知识的思维,而不能产生朝向另一个方面检索知识的思维。发展良好的元认知智慧能够让来访者在症状出现时,使被试可以通过自我心理干预技术调试取得立竿见影的临床效果。它主要包括设计若干种最可能导致其治愈后复发的刺激情景,进行正确情绪反应、思维反应和自我技术干预反应模式等。针对于笔者对数学产生的厌学情绪这一问题,在元认知培养阶段重点预测其在之后的数学学习中可能会出现的情况,进行具体方法上的指导性预测。当学习数学遇到难题时,深呼吸,小程序放松,调控自己的情绪,使情绪平静,加入 “没关系,寻找基本知识点,慢慢来。”等等积极的有效的程序性知识。培养笔者的元认知智慧。在经过反复的训练,笔者已经发展了很好的元认知智慧。

五、结语

通过对元认知技术的学习,笔者从一开始积极地竞争心理委员到认真完成心理协会的每个任务,以至现在完成朋辈心理辅导班的培训课程,都是缘于对心理学浓厚的兴趣。一路走来,笔者学到了很多,也成长了许多。感谢王云峰老师对元认知干预技术的认真讲解,感谢心理协会这个有意义的平台。